江西分社正文
您當前的位置 >首頁 >曝光臺

涉虛假廣告 鄱陽“東投地產”為何屢罰不改?

2019年08月07日 11:07 來源:江西日報-新法制報

2018年4月10日,鄱陽縣東投置業有限公司(下稱鄱陽東投公司)登記成立,系“東投太陽城”(東投金麟府)樓盤開發商。

然而,短短成立一年多時間,該公司因“虛假宣傳”三次被立案,兩次被市場監管部門處罰。

“坐擁湖城學校、外享湖城學校……”這是該樓盤打出的廣告。為了銷售房屋,該樓盤置業顧問承諾消費者“2019年可讀湖城學校”,更有甚者簽下了《保證書》。而現在,他們卻難以兌現“承諾”。

該樓盤有關負責人回應稱,公司并未以任何書面形式承諾過購房者可讀“湖城學校”。對于涉嫌誤導消費者廣告內容,公司愿意接受處罰。

專家則認為,違法成本過低,是類似開發商“虛假宣傳”屢罰不改的根本原因,應建設開發商“黑名單”制度,并引入懲罰性賠償,提高開發商的違法成本。

宣稱購房讀名校未能如愿

8月2日,鄱陽縣驕陽似火。

與酷熱天氣相對應的是,鄱陽“東投太陽城”(東投金麟府)樓盤的一些業主“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

業主們的心急火燎,源自一紙《通知》。

日前,鄱陽縣委辦公室、鄱陽縣人民政府辦公室聯合下發了一份《鄱陽縣義務教育階段學校招生及學生入學工作方案的通知》,明確北關社區、湖濱公寓、富康小區、“東投太陽城”(東投金麟府)等樓盤小區劃歸東流湖學校(鄱陽三中)學區區域。

很快,這一消息在業主微信群內“炸開了鍋”。

“銷售時,置業顧問承諾樓盤是學區房,業主子女就讀湖城學校,否則憑什么賣得這么貴?”業主張尾妹告訴新法制報記者,2018年10月27日,該樓盤開盤之日,樓盤的海報及置業顧問宣稱——東投地產是不負盛名的教育地產,內擁教育社區,外有學府林立。

一份份宣傳海報上描述了“東投太陽城”具有優質教育資源:“根植于學府文化,項目坐擁湖城學校、希文小學(規劃中,占地5.4公頃)等優質資源,讓小業主生活在書香馥郁處;此外,項目配備品牌幼兒園,金太陽教育社區,上學,孩子交給學校;放學,孩子交給社區。”

同樣,該樓盤的戶外圍擋廣告——“文脈貴地,外享湖城學校”幾個大字格外引人關注。

張尾妹稱,盡管該樓盤是鄱陽售價最貴的樓盤,但為了讓孩子讀上一所好學校,他還是咬緊牙花費91.7萬余元購買了該套房子。該房位于6棟1單元,單價為6839元/平方米。在支付36.7萬元首付款后,剩下的55萬元張尾妹轉而向銀行申請貸款。

“如果早知道讀不了湖城學校(當地公認的名校),我說什么也不會買這個房子。”對于此次購房經歷,張尾妹懊惱不已。

事實上,張尾妹的遭遇并非孤例。

2019年7月15日,一份上百人簽名并附按手印的《關于東投太陽城開發商不惜一切違法手段,虛假宣傳對購房業主進行誘惑,誤導欺詐購房的情況反映》中,業主們請求開發商退房退款,并承擔相應違約賠償責任。

為了證實所言非虛,一些業主打印出該樓盤置業顧問吳平珍(銷售冠軍)、胡凱、江譜忌、胡云浩等人聊天記錄,顯示出上述每位置業顧問均曾表示購房“可讀湖城學校”。

“個別置業顧問的個人行為?”

8月2日上午,新法制報記者來到位于鄱陽縣姜夔大道的“東投太陽城”(東投金麟府)樓盤。

“雙公園、湖景房、教育盤,教育地產領跑者……”在該樓盤營銷中心,隨處可見類似的宣傳標語。

對此,“東投太陽城”(東投金麟府)銷售第一負責人劉醒回應稱,一個樓盤到底劃歸屬哪個學區,這是由政府規劃決定的,購房者不是“小孩子”,應該明白這個道理。到目前為止,公司并未以任何書面形式承諾購房者可讀“湖城學校”。因此,一些業主提出向開發商退房退款要求,并承擔相應違約賠償責任,公司層面難以應允。

然而,在一位業主提供的一份《保證書》上,記者注意到,上面寫明:“東投太陽城大客戶經理蔡明翠保證業主黃某憑購房合同2019年9月份湖城、二中可讀中小學。”《保證書》左下角加蓋了“東投太陽城”方形印章。

“公司的公章是圓形公章,這是員工蔡明翠網上偷刻的印章,我們也沒有辦法。”劉醒表示,其實,蔡明翠是“有關系”的,可以把業主子女弄進湖城學校。

劉醒還說,吳平珍(銷售冠軍)、胡凱、江譜忌、胡云浩等人確實是樓盤的置業顧問。在發生糾紛后,公司就此展開了調查,但所有的置業顧問否認承諾過“買房可讀湖城學校”。在劉醒看來,即便有這樣的承諾,也是個別置業顧問的個人行為,而非職務行為。

“有關系的找關系,有辦法的找辦法,誰承諾的誰去對消費者負責。”劉醒如是說。

至于樓盤打出的“坐擁湖城學校、外享湖城學校”等廣告,是否涉嫌誤導消費者,劉醒表示,如果廣告侵犯了消費者合法權益,公司愿意接受有關部門處罰。

東投公司因虛假宣傳屢次被處罰

“不到公布的最后一刻,我們都不知道上哪個學校。”鄱陽縣教育體育局教育股股長黃東陽告訴記者,學區劃分由縣教育行政部門根據適齡學生人數、學校分布、學校規模、交通狀況等因素的變化而適時調整。

黃東陽稱,到目前為止,該局自始至終未將該樓盤劃入湖城學校。

對此,鄱陽縣市場監督管理局副局長程鵬表示,今年7月22日上午,上饒市人大常委會副主任、鄱陽縣委書記張禎祥對此事作出了批示,要求查清相關事實。22日下午,該局以“鄱陽東投公司涉嫌虛假宣傳誘導購房者購房”立案調查。目前,案件正在進一步調查中。

不過,程鵬表示,此前的2018年11月,該局曾對鄱陽東投公司進行過處罰。

陳鵬提供的一份《關于鄱陽縣東投公司虛假宣傳案處罰決定書》(饒鄱市監公罰決[2018]14號)文件顯示,2018年4月10日,鄱陽東投公司登記成立。2018年5月14日——9月22日監測中,發現“新鄱陽之窗”微信公眾號和企業所屬的“東投鄱陽大陽城”微信公眾號網絡廣告宣傳中有“江西排名第一、國家一級資質物業”;“位居鄱陽富人區內,湖城學校、規劃九年制義務學校新鄱陽一中等配套一應俱全”;“老城區房價已破8000”……

不僅如此,《處罰決定書》上明確,其宣傳中還出現了低俗廣告:“30000枚避孕套,不怕羞澀全城送,哪個B這么不正經?”、“我要,現在就要,約你播 種,敢愛就來一套”等等。

該局調查后認為,當事人在不同時間,不同微信公眾號及不同載體上發布有關對所開發樓盤的宣傳的內容中含有榮譽排名,編造傳播假信(老城區房價已破8000),宣傳豪宅,暗示升值,含有淫穢、色情等內容使用絕對化用語,以時間表示距離等。

鑒于當事人在調查中及時刪除了上述違法行為的相關內容,沒有對社會造成嚴重的危害,該局作出處以2萬元罰款。

“今年5月,因發布類似虛假宣傳,我局再次對鄱陽東投公司處罰了5萬元。”該局副局長胡建才說。

引入懲罰性賠償加大違法成本

“受方方面面干預影響,基層執法部門處罰過輕,助長了個別開發商屢罰不改。”胡建才介紹稱,依據《反不正當競爭法》第二十條規定:經營者違反本法第八條規定對其商品作虛假或者引人誤解的商業宣傳,或者通過組織虛假交易等方式幫助其他經營者進行虛假或者引人誤解的商業宣傳的,由監督檢查部門責令停止違法行為,處二十萬元以上一百萬元以下的罰款;情節嚴重的,處一百萬元以上二百萬元以下的罰款,可以吊銷營業執照。

北京大成(南昌)律師事務所高級顧問黃永強律師分析稱,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商品房買賣合同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3條的規定:商品房的銷售廣告和宣傳資料,為“要約邀請”,但是,商品房銷售方關于房屋及相關設施所作的具體確定的說明和允諾,對合同訂立及房屋價格有重大影響的,應當視為“要約”。即便該說明和允諾未載入商品房買賣合同,也應視為合同內容,銷售方違反的,也應承擔違約責任。

從本案來看,學區房是消費者消費的重要依據,開發商打出的“坐擁湖城學校、外享湖城學校”屬要約,置業顧問的承諾亦為職務行為,足以使消費者作出 錯誤的消費決策,開發商應承擔相應賠償責任。

江西省消費者權益保護委員會律師團團長、江西華邦律師事務所律師王卿認為,依據《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第四十五條規定:“消費者因經營者利用虛假廣告或者其他虛假宣傳方式提供商品或者服務,其合法權益受到損害的,可以向經營者要求賠償。”同時,根據《合同法》有關規定,當事人在訂立合同過程中, 故意隱瞞與訂立合同有關的重要事實或者提供虛假情況,給對方造成損失的,應當承擔損害賠償責任。

在王卿看來,對于消費而言,開發商“坐擁湖城學校、外享湖城學校”廣告及其置業顧問的相關承諾,符合“重大誤解”的構成要件,消費者可請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機構變更或者撤銷合同。

“違法成本過低,是類似開發商屢罰不改的根本原因。”王卿建議,一方面,市場監督部門對發布虛假宣傳主動介入,從重處罰;另一方面,對出現相關問題的開發商,有關部門可建立企業征信系統,將其相關信息納入該系統,限制其申請銀行貸款和參與公共工程建設等等,并適時向社會公布不守誠信的開發商“黑名單”,還可引入懲罰性賠償,以此提高開發商的違法成本。(付強)


責任編輯: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
大乐透开奖